• Chance

{法國巴黎}從羅浮宮沿著香榭麗舍大道抵達凱旋門


華盛頓特區(WASHINGTON, DC)杜勒斯機場(IAD - DULLES)出發,抵達巴黎(PARIS)戴高樂機場(CDG- Aéroport Paris-Charles-de-Gaulle),大約是早上七點鐘,將近八個小時的飛行時間,說短不短,但爸爸說比起從台灣出發,從美國東岸起飛已經節省了不少時間,如果不算我們從黑堡(Blacksburg)開車到杜勒斯機場所花的四個多小時的話。揉著睡眼惺忪的眼睛,我還是要好好來參觀一下這個歐洲旅客流量第二大的機場,但現在畢竟還早,人潮並不如想像中的多。不過巴黎不愧是巴黎,手扶梯旁兩側也裝潢得很有特色,只是有些圖片的說明太多字了,就算看得懂法文,應該也來不及看。

我們首先前往第一航廈抵達大廳的四號出口,領取爸爸在Travel Wifi所預定的無線分享器,順便購買一些未來這幾天可能用到的票券,儘管只是早上七點多,這個櫃檯還是十分忙碌,我們排隊了好一陣子才輪到我們。我趁機會拿了不少DM準備在路上欣賞。在這邊說個小插曲,因為我們即將在巴黎待超過一個禮拜,根據眾多網友的建議,爸爸早就有打算要買Pass Navigo Découverte的週卡,也知道星期五就可以先到機場購買,可是要等到下個星期一啟用,使用到星期日為止的用法最划算,沒想到的是,法國人還蠻好心的,我們抵達的當天,在機場的RER櫃檯,想要先購買Navigo卡,但售票人員告訴爸爸說她不賣,經過一陣溝通,才了解她怕我們現在啟用了只能用三天會浪費,要我們之後再買,爸爸只好先買單程票以後,再告訴售票人員我們會等到下禮拜一才啟用,這才順利買到Navigo卡,這個卡片必須要事先準備好兩吋照片一張,正式使用時,照片需要貼在卡片上,以防他人冒用。

我們想把行李先拿到即將入住四個晚上的 Hôtel Villa Brunel(布拉爾別墅酒店),於是搭乘地鐵來到Porte Maillot站,接下來爸爸就迷路了,明明只要五分鐘左右的路程,他帶著我們左繞右繞的,花了將近二十分鐘才走到。下面圖中爸爸只要往左前方走,就可以五分鐘輕鬆到達飯店。

在這邊我以Google地圖為證,證明我沒有冤枉爸爸。

爸爸帶著我們前往右前方的道路,他的理由是路比較大條比較好找,也就是這個好找,花了我們二十分鐘。我是無所謂啦,媽媽交給我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拉著我自己的行李箱,我能多拉點距離,高興都來不及,但媽媽的臉色,就不是一個難看可以形容了。

巴黎街頭,電動車還不少,這是正在充電中的。法國人明明塊頭不小,但好像蠻流行小車,可能在巴黎真的是寸土寸金吧。

好不容易抵達飯店門口,拍個照片紀念一下。

飯店內部請見下圖,爸爸預定的是經典雙人房,但飯店幫忙升級為高級雙人房,房間面積從11平方公尺變大為20平方公尺。住宿四個晚上只需要391歐元(13,520新台幣),簡直物超所值,因為爸爸說來巴黎玩,飯店只要有一定水準的,價格都很嚇人。

這是我們之後發現的正確路線,走這條路的話,從飯店到Porte Maillot站只要五分鐘,大家不要像我爸爸一樣走錯喔。

折騰了半天,懷著興奮的心情,拖著疲憊的身軀,我們總算抵達全球知名的博物館-羅浮宮(Musée du Louvre)。

儘管站名就是以羅浮宮為名。但要走到有巨大三角形的廣場,還是要走一小段路,不用擔心會走錯,一路上都有明顯的指示。

穿過幾棟建築物以後,就會來到拿破崙廣場羅浮宮的主入口-玻璃金字塔。爸爸說第一天就先來到最著名的景點,接下來幾天會不知道要去哪裡?媽媽則說,當然要先來最想參觀的景點,剩下的再說吧,不過她最想參觀的不只一個就是。

爸爸說這個羅浮宮原本是法國的皇宮,經過幾次改建後完成,出入口偏小且光線不足,並不符合博物館只需要有一個主要出入口的設計理念,且內部公共空間不足,參觀動線複雜等等,為了解決種種問題,1981年時,法國總統密特朗特地徵詢了十五位當時全世界最著名博物館的館長,其中有十三位館長推薦華裔美籍的建築師貝聿銘可以勝任這項任務。這個消息一發佈,法國人簡直是群起反對,為什麼法國的博物館要交給一位華人來主導增建工程?法國人也沒辦法接受貝聿銘所提出的構想:建造一個玻璃金字塔做為羅浮宮的主要出入口,他們覺得這是一種文化入侵,這個增建工程所遭受到的反彈,完全不亞於1977年剛剛完工的龐畢度中心(Centre Georges-Pompidou),好玩的是,這兩個建設案都在不久以後,相繼受到法國民眾的接受,甚至覺得本來就該如此設計,法國人真的很愛打自己的臉。

不愧是前皇宮,到處都是雕梁畫棟。

很多人都站在石柱上面拍照,我也不免俗的來一張。其實應該是要假裝手摸到金字塔的頂端,但我老是摸不到,話說這些石柱是要做什麼用的?

羅浮宮是由三排建築物組成一個凹字型,凹字的中間就是拿破崙廣場,除了玻璃金字塔以外,還矗立了一座路易十四騎馬的雕像,這位君王也是法國人又愛又恨的代表人物之一,爸爸說接下來我們會去參觀的景點中,有不少都與他有關。

儘管羅浮宮的外觀及拿破崙廣場上有很多值得細細品嚐之處,我們也確實花了不少時間在這邊拍照,照到後來爸爸還開玩笑說可以去下一個景點了,但我們怎麼能夠過寶藏而不入?來喔來喔,跟著我一起進入金字塔囉!三月初的法國其實還是很冷,也因此排隊的人並不多,但因為進入要經過嚴格的安檢,所以還是拖了一下子,很難想像旅遊旺季時要等多久?

延著螺旋樓梯走下去以後,抬頭望向外面,完全可以理解當初貝聿銘設計這個金字塔的用意,就是盡可能的做好採光,很難想像這座以前的皇宮,一開始起建是在十二世紀,八百多年前啊各位客官,中間歷經過多少個王朝的起落,現在卻能夠以極為現代的樣貌呈現在各國旅客面前,真的十分值得為貝聿銘按個讚!而且還有非常酷的升降平台,提供給行動不便的遊客能夠方便的進出。

不過我們進來以後,並沒有急著去參觀,雖然外面沒有很多人,但裡面可以說是人山人海,不愧是全世界參觀人數最多的博物館,連淡季人也這麼多,因為已經接近中午,爸媽決定先吃點東西,以免等一下要排更久的隊。我們選的這間店-PAUL,其實台灣也有分店,而且離我們住的地方還蠻近的,也算是來比較一下兩地的差異。法國的店面選擇多很多,而且價格還比台灣便宜,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情的關係,吃起來也比較好吃喔。

吃完午餐,我們 便朝著最世界最知名的畫作-「蒙娜麗莎的微笑」奔去,這邊介紹三本兒童繪本供各位參考,讓大家可以透過書本更加了解這幅畫作:《蒙娜麗莎不見了》《神秘的微笑》《最美的微笑》。一路上也有很多名畫,我們只能走走停停的來參觀,然後挑一些人少的來拍照。例如「聖母抱子」(又稱「聖母、莊重的聖嬰與周圍六位天使」),可能是主題比較嚴肅一點,比較少人停留下來欣賞。

說實在我比較喜歡戰爭的場面,或者是華麗的畫作,但通常這類畫作前面都擠滿了人,有時候真不知道是在拍畫還是拍人,像我身後的這一幅「加納的婚禮」,大家不是在拍照,就是站在畫作前聽著介紹,畫外和畫內都是人潮洶湧。

好不容易來到「蒙娜麗莎的微笑」面前,一樣的人山人海,而且畫作本身好小喔,前面還圍著封鎖線,不能夠太靠近,所幸我仗著身材優勢,加上爸爸媽媽幫忙卡位,總算能夠與名畫合照,但其實旁邊還是有人入鏡。

拍完「蒙娜麗莎的微笑」,感覺已經不虛此行,逛著逛著,看到旁邊有椅子可以休息,我已經覺得快不行了,然後我們全家就在角落稍事休息了起來,其實不是很好睡,所以爸爸媽媽輪流驚醒,只有我因為身材優勢,可以橫躺在椅子上,不愛吃飯,也不是完全沒有好處。

不知道睡了多久(爸爸說至少兩個小時),我們又繼續逛了起來,來到歐仁·德拉克羅瓦Eugène Delacroix,1798—1863)所畫的「自由引導人民」畫前,爸爸說這幅畫他們以前的歷史課本上面曾經出現過,我是比較好奇那位女士為什麼要露出胸部?不過爸爸媽媽也不知道。我剛睡醒,所以就沒有追問下去。

我站在泰奧多爾·席里柯Théodore Géricault,1791-1824年)的畫作「受傷的胸甲騎兵」之前,非常羨慕他有盔甲和馬。爸爸說,這位畫家33歲就過世,最著名的畫作是「梅杜莎之筏(The Raft of the Medusa)」,接著帶我去看,我看到後馬上很興奮的大叫,這我以前看過,爸爸媽媽相視而笑,一點也不當一回事。

等到我們回美國以後,我翻出我的繪本指給爸爸媽媽看,他們再次互看,但這次是嘴巴合不起來,稱讚我說我的圖像記憶能力真強!我的繪本是《Asterix(阿斯泰利克斯歷險記)》,又譯《高盧英雄傳》,是一套法國系列漫畫,這套漫畫在歐洲南美洲非常知名,33本漫畫書和畫冊已經譯成100多種語言和方言,右邊的畫出現在《The Legionary》的第35頁,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找來看看。

接下來我們又晃了一會兒旁邊的商場,因為媽媽覺得很累,我們就離開羅浮宮了。在拿破崙廣場,剛好遇到幾位警察,我又跑過去要求合照,他們也很高興的答應了。

真的要離開了,仔細算算,扣掉睡覺的時間,我們在羅浮宮外面的時間好像比在裡面還久。

咦!凱旋門耶!不過感覺有點小?沒錯喔,這個也是凱旋門,不過和比較著名的大凱旋門比起來,規模大約只有二分之一,這是卡魯索凱旋門(Arc de Triomphe du Carrousel),和大凱旋門一樣,都是在1806年開始建造,也同樣是要紀念拿破崙在1805年的軍事勝利,只不過卡魯索凱旋門只用了三年便興建完成,大凱旋門則是花了三十年。

通過杜樂麗花園,我們來到協和廣場(Concorde square),旁邊有幾攤賣可麗餅和甜甜圈的小販,其中一位似乎正在募集旅費要去巴哈馬(Bahamas),爸爸說她的生意不錯,應該很快就能成行,這個主意不錯,我長大也來模仿一下。

協和廣場上有一個海洋噴泉和一個紀念碑(Fontaine des Mers),不過我眼裡只有手上的甜甜圈。

緊接著,我們沿著香榭麗舍大道(Champs-Elysees)凱旋門的方向前進,這原本應該是一條可以輕鬆寫意散步的道路,卻因為我想要大便,爸爸媽媽一路上在幫我找廁所,只能說巴黎市政府要多加油,偌大一條路,兩側並沒有什麼公共廁所,好不容易找到一間公園內的廁所,卻蠻不乾淨的,爸爸只好帶我到路上的一家博物館,也就是以前的小皇宮上廁所。結束之後,爸爸一直碎碎唸說我很會挑時間,我可得意了,完全不想理他。

接下來的路段算是香榭麗舍大道比較精華的地段。有開在路上的餐廳和特別的建築。

也有爸爸很喜歡的A&F,儘管是美國的品牌,在巴黎的店面還是非常的與眾不同。

更有LV的旗艦店,不過媽媽興趣缺缺。

最重要的是,我們已經快到凱旋門了。往後一看, 是協和廣場杜樂麗花園交界處的摩天輪。

就在眼前了。

想上凱旋門可沒有電梯喔,必須自己走上去。

不過可以看到遠處的巴黎鐵塔及夜景,非常推薦。

我們挺幸運的是,上去的時間點,剛好是巴黎鐵塔的夜間鑽石燈光秀,突然看見巴黎鐵塔幻化為璀璨的大鑽石,大家都為之瘋狂。

延伸閱讀:{法國巴黎}我把迪士尼樂園的第一次獻給了巴黎

延伸閱讀:{法國巴黎}死人骨頭也可以排得很浪漫的地下墓穴


41 views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