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nce

來到Appalachian Trail的McAfee Knob當武林高手


一大早在睡夢中就被香香的味道吸引,原來是媽媽六點半就起床準備早餐,和今天要帶去爬山的午餐,可是真的太早了,我還是覺得很想賴在床上。今天是我小阿姨來美國找我玩的最後一天,明天她就要搭飛機回台灣了,媽媽安排了一個阿帕拉契山徑 (Appalachian Trail)中的知名景點:麥卡菲斷崖(McAfee Knob),來當作餞別的小禮物,哇塞,後來我們才知道來回總共走了12公里耶,這到底是整人還是禮物XD

說到爬山,我之前就跟著爸爸媽媽走過來回兩小時的The Cascades,整個過程都是自己用雙腳走完的,都沒有讓大人抱喔,所以,當媽媽把我挖起來,說今天又要去爬山的時候,我覺得根本沒什麼,反正我很厲害。可是我後來才知道,今天要走的路程是上次的兩倍呢,早知道我就賴在床上都不要起來。

阿帕拉契山徑位於美國東岸,是熱愛健行者的天堂,全長3,500公里,橫跨14州,一次走完要花費半年的時間,很多人一生的夢想之一,就是不間斷走完全程,這真的需要有錢、有閒,又有體能才辦得到,每年大約會有2,000~4,000人左右進行挑戰,能夠完成的比例不到兩成,最令人佩服的是,這條山徑的維護完全由志工自動自發的進行,致力於維持其原有風貌,有興趣的話,有部電影《別跟山過不去》(A Walk in the Woods)即是以阿帕拉契山徑為主題,不過我沒看過,就算看過應該也看不懂,那是給像爸爸一樣的老男人看的電影。

今天我們要去的地點叫作麥卡菲斷崖,最著名的便是令人感到恐懼卻又很吸引人的山壁斷崖景觀,看看上面那些網友拍的照片就知道有多美。我那個很討厭走路(逛街除外)的媽媽,每次講到爬山的行程她都反對,但是自從看到網路上一堆人在這裡拍的照片以後,就讓她心裡癢癢的。據她的說法,看這些照片讓她有「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淚下」的感覺,我完全聽不懂這句話,只知道有人在哭,但不知道在哭什麼,這個和我倒是挺像的,下次請媽媽邀請這個人來我們家時再問他吧。她一直說回台灣前要想辦法爬一下。因此,趁著小阿姨這次來體驗美國鄉村生活,她就豁出去的規劃了這個行程。所以害我走得那麼累的,其實就是:我阿姨。

因為我的足球課今天下午四點半要補課,爸爸計算了一下健走的時間,發現我們最好八點就要出發,這樣才能確保我可以上足球課。吃完媽媽準備的豐富早餐以後,帶著中午的餐點,我們一行人四大一小就出發囉。開了不到四十分鐘就抵達停車場,才早上九點,停車場就停滿了許多車子,我們跟著指示牌開始雙腿的酷刑。不過,說是酷刑對我來說其實沒有什麼影響,因為我平常每天都走個不停,在學校好幾次的戶外活動時間也都跑來跑去,雙腿肌肉很結實,比較慘的是爸爸、媽媽、小阿姨和小姨丈,這四個大人平常都沒在運動的,他們隔天肯定會鐵腿。

我雖然已經快五歲了,但是有事沒事就是喜歡唉唉叫討抱,所以大概走了不到半小時,我就開始施展討抱的計畫,但是,一來我現在不像小時候(就是兩三歲)時那麼可愛,二來我雖然瘦瘦的但是也十五公斤了,三來那幾個大人自己都自顧不暇,所以我討抱的結果只有換來討罵。所以我只好摸著鼻子繼續往前走,三不五時還要配合媽媽當小麻豆讓他拍照紀念,這年頭小孩真不好當。你不站好讓她拍,她就會說扣一點啊、沒收玩具之類的…

可能是我早餐時喝太多南瓜湯了,走了不到一小時的路程,我就尿急,山裡面沒有廁所,大人們只好叫我隨地尿尿,其實這是不對的行為。而且,我也不想讓我的花生米(美國老師都說我的小鳥是Peanut)暴露在陽光下,但沒有辦法,後面的路還很長,而且整段路都沒有廁所啊,所以我後來還是找一顆樹來灌溉了。

解放以後我感到舒服多了,繼續往前走。原本媽媽很不喜歡我手上老是喜歡拿長長的東西當作打仗的武器(沒辦法,我就很熱衷英雄的遊戲),來到這裡,啥都沒有,只有陽光、水,和空氣,還有一堆樹和石頭,她只好讓我挑一枝我喜歡的樹枝當作拐杖,一邊玩一邊走才不會無聊。

一路上,雖說健行的路都是樹啊,和走不完的山路,但是有時候拐個彎景色還有些變化,對我這個小朋友來說也是有些樂趣。像是有一段路被山泉水流經,所以走的時候要想辦法找到小石塊或倒下的樹枝墊腳,跳來跳去得挺有趣。我還有看到一些倒下的大樹幹橫在馬路上,樣子很壯觀,我問媽媽樹為什麼會倒,她回答說:「樹和人一樣會老、會生病,就會倒下了。」聽起來有種淡淡的哀傷,希望媽媽永遠都不會老、不會生病。

走了大約一個小時後,看到了一個大地圖,根據爸爸的解釋,我們已經完成三分之一,我的數學程度還無法理解三分之一是什麼,凡事都想得到具體答案的媽媽計算後告訴我,我們還有接近80分鐘才會抵達目的地。不過我對80分鐘是多久也沒有概念,我只知道我好想要人家抱抱喔,如果這時候地上鋪滿雪,我就可以拿出我最厲害的滑雪技術,肯定一下子就可以滑到目的地的。可惜我往地上看,看來看去都是土。

隨著越走越感到雙腿的疲累,我每次喊著說要休息,爸爸都不停下來,他的理由聽起來很有道理,但是對我這個未滿五歲的小朋友來說很不友善,他說:停下來反而更痛苦,乾脆一鼓作氣地前進。可是,我就很喜歡唉唉叫,整個路上我都沒有辦法停止說話,後來我媽媽開始想點子了,起先,她告訴我一個我以前沒啥印象的新名詞:「武林高手」,聽起來很酷炫,我問媽媽那是什麼東西?她告訴我那是中國的Super Heroes 的說法,而且這些英雄們基本上都沒有武器,頂多只是像我手上的樹枝一樣的木棍,他們既沒有美國隊長的盾牌,也不用像鋼鐵人把自己包的好好的,有點像浩克一樣,空手就可以擊退很多對手。而且這些武林高手不僅可以快速的在石頭上點來點去,必要時也會飛起來,媽媽講得很神奇,他說我如果想成為武林高手,就要自己走到目的地,因為那裡有一塊很大的石頭,武林高手都喜歡在那裡練功。

不過,別忘了,再怎樣好騙,我也是才四歲半多一些,成為武林高手的渴望還是無法支撐我走太久。所以我又開始唉唉叫討抱,媽媽不抱就找比較好欺負的小阿姨,但是我阿姨看來臉色不太好,看起來她今天走的路加起來,可能比去年一整年在台北街頭走的路還要長。媽媽為了解救小阿姨,趕緊想了一個方法,她要我和她一起跑到前面躲起來嚇嚇其他大人,我覺得很有趣,於是和媽媽兩個人往前跑,一邊跑還要轉頭看看爸爸他們跟上沒,跑到看不到他們的位置,我就和媽媽找掩護的地方,像是大石頭啊大樹幹啊,然後躲起來等爸爸他們靠近。就這樣玩了幾趟,我那個平常不運動的媽媽好像也快不行了,換小阿姨跟我玩走十分鐘左右賞一顆裹糖葡萄乾的遊戲,誰叫我貪吃,就這樣被騙走了好長一段路。

一路上,我們一直遇到很多人從山上下來,這些人好厲害,比我們來早起來爬山,爸爸說,有些人看他們的裝備似乎是正在挑戰徒步走完阿帕拉契山徑,希望他們能夠順利完成。還有一些人牽著狗來爬山,看起來好像狗拉著主人前進,真好笑,我也想要有一隻比我大的狗,這樣搞不好我可以騎著牠,嘻嘻。又繼續往前走時,爸爸意外發現一條小蛇,怎麼這麼巧,媽媽剛剛才跟我說,蛇冬天會一直睡覺,春天會起來找東西吃,叫我不要撥弄枯葉免得打到蛇。那條蛇好小隻,但是身上有黃色花紋,看起來很像有毒,我要很小心才行。

終於,走了兩小時又20分鐘以後,看到了一個指示牌,爸爸宣布我們已經抵達目的地了。我們往前方走了一小段,就來到這個大石台,看起來視野遼闊,真的很壯觀,可是我一點都不會感到害怕耶,爸爸也說掉下去不用怕,應該會卡在一堆樹上,可是聽起來不太好玩,好在我媽媽一直注意我有沒有亂跑,現在才可以在這裡和各位分享遊記。到了目的地,大人們就開始狂拍照,畢竟這是走了好長一段路來到這裡的證明。爸爸媽媽很小心的把我帶到崖邊,和我合照後再退到後面幫我拍獨照,不過媽媽不敢退太遠,否則我看起來會更酷。我阿姨則從比較遠的地方偷拍我正在練功,是不是很有架勢阿?

我們看到很多人擺出各種姿勢拍照,例如,來自維吉尼亞理工大學(Virginia Tech)的學生用身體擺出VT兩個英文字母來拍照,是有這麼熱愛自己的學校喔。其實雖然媽媽叫我擺出練功的姿勢,但我也不知道什麼是練功,不過,美國幼兒園有教我們瑜珈,所以我知道像是「Downward Dog」、「Child's pose」,還有「Butterfly」這些姿勢,你們看我示範的如何?照片後方是暫時代理丐幫幫主的小阿姨,拿著打狗棒在指導我的瑜珈姿勢。

因為大家走了很久的路,肚子都咕嚕咕嚕叫,於是我們隨便找了一塊空地,媽媽鋪上隨身野餐墊,把準備好的壽司拿出來,我們就開始狼吞虎嚥。吃完以後,我們又在斷崖上玩了好一會才離開,一想到要下山,大家都覺得腳有點軟,可是不下山也不行,總不能住在這裡,雖然我剛剛來的路上有跟媽媽提議,我們今天可以在這裡露營,把外套當作睡袋,但是顯然媽媽覺得我在胡言亂語。其實,斷崖上有立指示牌,說這裡不准露營,想必有人幹過跟我一樣想法的蠢事。

下山的路雖然和上山一模一樣,但是因為大部分都是下坡路,所以走起來好走一點,後來證明我們只花了一小時又50分鐘(比來程少了半小時)就回到停車場了。但是喜歡鬼叫的我又跟大人們討抱了,其實我也沒說假話,我的腿有點累了,可是大人們還是堅持不抱我,我只好繼續往前走。下山沒多久的路上就遇到我在美國認識的中國小朋友Thomas,他拿著比我手上更長的樹枝,還帶著手套,裝備比我酷炫。我跟媽媽說我要跟著Thomas再上山一次,但沒人搭理我。

繼續走了將近一小時下山的路程後,我偷偷跟媽媽說我受不了了,媽媽就說她可以講故事給我聽,太棒了,我最喜歡聽故事。媽媽問我想不想聽蛇偷蛋吃的故事,聽起來很酷炫,我請媽媽開始講,這時候我就不吵著說要抱抱了。我媽媽果真是靠說話賺錢的人,我很清楚她根本隨便亂編,講得很誇張,但我就是喜歡媽媽講故事給我聽,可以讓我暫時忘掉腳很酸這件事。

故事是這樣的(請不要細究是否合理,我都聽得出來怪怪的):有一隻母雞生了五顆蛋,牠每天認真孵蛋,希望小雞可以跑出來,可是有一次她休息去吃飯的時候,回來發現有一顆蛋不見了(我媽媽很喜歡問我剩下幾顆,不是要講故事,怎麼還順便上起數學課了),牠心裡很清楚被附近的蛇吃掉了,而且蛇吃蛋是一整顆吞進去,再把殼吐出來(很噁心,是不會先剝殼再吃喔),雞媽媽自知不是蛇的對手,只好傷心的繼續孵小雞,隔天又被偷吃一顆(五減二剩下三),雞媽媽這下子無法忍受了,再這樣下去牠的小孩都會不見。於是,牠只好想辦法,自己力量不夠,只好請大家幫忙,找誰呢?這時候我就開始發揮我的想像力了,因為我知道我媽媽也在想,她接下來要編啥故事,我就提議說請狗幫忙、請馬幫忙之類的,我本來說請老虎幫忙,媽媽說不可以,那會幫倒忙。後來我們想了五隻動物:狗、馬、牛、鳥、羊。我們的計畫是這樣的:雞媽媽故意假裝去吃午餐(其實一開始不要吃午餐,就不會被偷蛋了不是?),蛇果然又出現了,這時候馬和羊合力發出奇怪的叫聲嚇了蛇,牛用大腳踩住蛇頭,狗咬住蛇尾,雞媽媽和鳥一人啄一邊的蛇眼睛(好殘暴),然後蛇眼睛受傷了再也看不清楚,同時也嚇到了,再也不敢來偷吃雞蛋了。

雖然媽媽一邊講一邊用音效拖時間,但這個故事還是很快就結束了,媽媽只好繼續講蛇的蛋寶寶被狐狸偷走,蛇媽媽找來十條蛇和狐狸對抗的故事;狐狸寶寶被老虎吃掉,狐狸媽媽找來一百隻狐狸對抗老虎的故事;老虎寶寶被野狼叼走,老虎媽媽找來親友對抗野狼的故事。講完老虎故事的時候,我發現媽媽的眼神有解脫的意思,因為,這時候我們已經看到停車場了。

雖然這是我走過最長的健行步道,雖然我一路該該叫,但是,我晚上還是偷偷跟媽媽說,我下次還想再去爬山。

後來,傍晚上完足球課,我們去Outback牛排館吃晚飯。其實我不管去哪個餐廳都沒有差別,因為有麵包和薯條就可以搞定我們小朋友,但是小阿姨很想要嚐一嚐Outback的炸洋蔥,所以媽媽特地安排今天晚上到那裡用餐。這家餐廳點好餐點以後會先端出招牌麵包,這麵包好好吃喔,我們吃了兩條以後還忍不住跟服務生要了一條。大人們點了很多不同部位的牛肉做成的牛排,還有小阿姨朝思暮想的炸洋蔥,這個洋蔥和平常媽媽炒菜的洋蔥不一樣,這個洋蔥超級大顆,還沒炸以前和我的臉差不多,炸開花以後,比我的臉還大。小阿姨不知道是太喜歡吃了,還是她的唉鳳被大洋蔥嚇到,等我們把炸洋蔥都吃光光以後,她突然看著手機驚呼:怎麼沒有看到照片,我明明拍了很多張炸洋蔥啊。於是我們決定,為了不要有遺憾,為了證明此生她有吃過,所以我們又點了一顆XD 所以,你們看到下面的炸洋蔥其實是我們吃的第二顆。因為實在吃太飽了,飯後我們去T.J.-MaxxTarget逛逛,消化一下肚子,結束了小阿姨和小姨丈這次的美國行。

#Hiking #美食

59 views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