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nce

Great Dismal Swamp-大沼澤地之海鮮吃到飽


離開 Suffolk鐵路博物館,爸爸載著我們到 Great Dismal Swamp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直接翻譯的話,就是國家野生動物棲息的又大又陰暗的沼澤。算了,總之,這個沼澤超級大,橫跨兩州,從維吉尼亞州的東南角,一直延伸到北卡羅萊納州的東北角,大家可以參考下方的地圖,我們今天的路線,是從Refuge Office,沿著黑色的實線開往 Lake Drummond。一開始整路兩側都是茂密的樹林,突然兩旁會發現植物都長在水中,這就是所謂的沼澤,知道嗎?

這個沼澤地若是要沿著圖中的虛線步行的話,至少要一天以上的時間,大部分人都和我們一樣,開車到湖邊再回去,路上偶而會看到有人用走的,雖然是平地,但來回要8 miles以上,估計我們車上沒有人想走。美國的風景區管理常常是採用相信人性的方式,例如這個沼澤地,我們一路上只有看到少少的遊客,一個管理人員都沒有,只有在 Refuge Office 看到要我們繳交車輛通行費用的指示牌,如果假裝不懂英文不繳錢,也沒人會發現,爸爸是有乖乖的放了 5 USD 到指定的信封中,然後將收據放在駕駛座前方,當老師的還是比較老實一點。

爸爸叫我趕快看看有沒有野生動物,他說網路上說這裡住了很多野生動物,像是大黑熊之類的。找了半天,只有看到幾隻鳥飛來飛去。而且這些野生動物應該都很怕人類吧,大白天的,怎麼可能跑出來讓我看。

不過,媽媽似乎覺得這些沼澤很好看,好幾次都跳下車去拍照,爸爸要她小心,搞不好沼澤裡面突然跑出一隻鱷魚。不過,鱷魚沒看到,倒是遇到了一隻在地上散步的烏龜,我手癢的想和牠打招呼,牠可能被我嚇到了,頭縮進殼裡不理我。爸爸說這個跟我做錯事的時候很像,叫做裝死的縮頭烏龜。

沼澤和湖邊到處都可以看到枯木,看起來很漂亮,可是也很淒涼的感覺。不過,媽媽說只要配上我的笑容,畫面就一點都不淒涼了,反而有搞笑的感覺。我也不是故意要這樣笑的,是因為太陽對著我,我眼睛睜不開嘛。

爸爸一直往前開,來到 Lake Drummond 湖邊,這裡雖然什麼都沒有,可是看起來風景很特別。首先,這裡的湖水黑黑的,那是因為水中充滿泥炭的關係,媽媽說如果我不小心掉下去,會變成小黑人。

我發現很多樹都倒在水裡,爸爸說可能是因為水中土壤太軟,也有可能是泥土的養份不夠,或者軟泥缺乏氧氣,我看他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有兩棵樹很厲害,在水裡面還可以長很高。媽媽說,如果我只吃土喝水也可以長高就好了,我說我又不是舅舅,舅舅都說他每個月底會吃土過日子,下次問他是怎麼個吃法。

不過,我和媽媽也發現,在湖邊有一個地方一直有水湧出來,水的顏色很像媽媽在喝的泡沫紅茶,因為有很多泡泡,不知道這些水是從哪裡來的呢?然後神奇的停車場告示牌,是要我們停在水裡的意思嗎?

結束沼澤之旅,爸爸帶我們到 Captain George’s Seafood Restaurant 吃飯,這是我們第一次在美國享受「吃到飽」大餐,而且是海鮮吃到飽。

我一進到餐廳就先衝去廁所尿尿,我常常這樣,想尿尿不講,很急了才鬼叫。這個餐廳不僅外觀做了一艘船,連餐廳的裝潢和廁所的壁紙都是和海鮮,不是啦,是和海有關。你們看大船配上烏雲密布的天空,看起來是不是很有fu?

這裡提供的食物很多,除了海鮮以外,還有肉類、蔬菜,和甜點。美國人很愛吃甜食,光是甜點就有兩排,佔了全部食物選擇的三分之一。而且好好的生干貝竟然拿來用炸的?

我們來到餐廳的時候是下午三點,所以很幸運的不用排隊。這時候的餐廳已經不少人在裡面用餐了,等到我們四點半要離開時,門口已經出現排隊的人龍了。我注意到一件事,就是身材越胖的美國人,他的盤子上面裝的東西越高,還有一個美國人的盤子上一次放了滿滿的螃蟹腳,難道他連多走幾次路都懶嗎?而且,他不怕晚上螃蟹來找他嗎?像我常常夢到媽媽不給我吃點心,還夢到哭呢。

既然來到海鮮吃到飽餐廳,媽媽和其他的食客一樣,把戰力集中在螃蟹腳。這個螃蟹腳不比我們之前在華盛頓DC吃的鱈蟹腳來得大隻,不過,媽媽說還算新鮮,她吃到第三塊(也就是12隻腳)的時候,就說她不行了。

雖然很滿足,費用以美國物價來說也不算貴(一個大人35 USD,小孩則算是比較貴,收了我18 USD,明明我沒吃什麼),但是媽媽還是比較想念紐約雀兒喜市場裡一個人獨享的大龍蝦。

#美食

24 views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