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nce

{靜岡.大井川鐵道}有沒有這麼幸運?雨中的奧大井湖上駅


爸爸說「奧大井湖上駅」這個景點,早在我們六月二十一日抽中「大井川鐵道蒸汽火車之湯瑪士號」(請點此參考遊記)的隔天,媽媽就貼了這篇網友的介紹,要爸爸研究一下,爸爸稍微看了一下,覺得時間不是很能夠配合,但為時尚早,也就先擱置。等到出發前的一個禮拜,爸爸開始研究每天的交通路線時,赫然發現,附近還有另一個景點「夢之吊橋」也很吸引人,問媽媽要不要也去朝聖一番,他其實可以不用問的,因為媽媽一定說好,畢竟是她愛的蒂芬妮藍色湖面上的橋,爸爸自己都很想去了,多此一問。

接下來才是爸爸頭痛時間的開始,原本要加上一個景點已經有點困難,現在自找麻煩要加上另一個不同地點的景點,搞不好會被困在山中,只好考慮在靜岡縣多留一晚的方案。幸好,爸爸一直都習慣使用Booking.com訂飯店,可以免費取消在橫濱的訂房。原本爸爸是打算帶我去看橫濱海灣之星的棒球比賽,但考量到湯瑪士號沒有那麼容易抽到,既然抽中就去吧,況且我們也不太可能專程再去大井川鐵道玩,爸爸媽媽當然想要畢其功於一役,就說健達出奇蛋的「三個願望一次滿足」廣告概念是大人小孩通吃的(記得要常買給我吃喔)。

奧大井湖上駅雖然號稱為秘境,但爸爸說台灣的遊客也不是省油的燈,從2014年開始,每年都有人寫遊記介紹,也多虧如此,爸爸才能夠事先規劃行程和住宿,其中參考最多的是這篇遊記,因為這位網友有附上2018年火車和巴士的時刻表,爸爸可以不需要自己去官網找發車時間。由於我們搭的是限量版的湯瑪士號,從新金谷駅的發車時間是10點38分,抵達千頭駅是11點54分,要再轉搭井川線前往奧大井湖上駅有兩班列車比較適合,分別是12點28分和13點35分從千頭駅出發的火車,抵達奧大井湖上駅的時間分別是13點34分和14點41分,這段期間,只有一班15點31分的回頭車可以搭乘。也就是說,一班需要等將近兩個小時,另一班只需等五十分鐘,按照網友的經驗談,走到拍照的制高點,約需要十五到二十分鐘,來回頂多四十分鐘,五十分鐘其實是足夠我們拍照的。爸爸按照慣例,先問媽媽想搭哪一班車?結果媽媽秒選兩小時那個方案,理由是,她想看(拍)列車進站的畫面。很好,各位客官,於是乎我們這篇遊記,即將成為搭井川線前往奧大井湖上駅(非自駕),卻在奧大井湖上駅停留兩個小時的第一篇遊記,而且還拍到列車停留在湖上車站的畫面,有沒有很興奮啊?

湯瑪士號抵達去程的終點站「千頭駅」,平時的千頭駅不知道人多不多,但今天人真的不少,不過都集中在湯瑪士蒸汽火車的相關會場中,車站前其實沒什麼人。今天氣溫依然飆高三十多度,我們根本吃不下湯瑪士火車便當,上完廁所在車站前買了玉米準備當午餐。

想要搭乘井川線,除了沿著指標走以外,還有一個很容易判別的方法,就是往人少的地方走。爸爸原本以為今天這麼多人搭乘湯瑪士號前來,井川線的乘客應該會增加,沒想到才大約十人左右。大紅色的列車其實蠻漂亮的,車頭和車尾的圖樣不一樣。泡溫泉圖案的指的是「寸又峡(すまたきょう)」,猴子圖案的是「接岨峡(せっそきょう)」。明明寸又峡不在井川線上,還得搭巴士才能抵達,火車上還是幫它做了廣告,不愧是同一家公司旗下的。對我來說,這樣特別的列車很新奇,不知道為什麼搭的人這麼少。紅色列車有個專屬的名字,稱為「阿布特式列車」,是日本唯一現役行駛的齒軌式列車,爸爸說和我們台灣阿里山小火車是屬於姊妹鐵道,難怪有種親切感,想要多了解的朋友,可以參考大井川鐵道的中文網頁介紹(請按此)喔。

人少的好處就是,拍照不用等,想拍就拍。

這個車廂只有我們家三個人,爸爸以為這邊是車頭,但其實是車尾,好處是方便拍車頭,座椅的安排和其他車廂也不一樣。

出發囉,列車的速度其實不快,想要幫移動中的火車拍照的話都不用急,不一會兒,就拍到滿滿的車身了。

來個過山洞的影片讓大家感受一下何謂慢車。

這麼慢的車,卻不會令人感到煩悶,靠的就是沿途秀麗的風景。

有時候只是在房屋旁,有綠色和藍天,有紅花加上紅色列車經過,坐在車上望外看就像一幅畫。媽媽還指定我回家後要畫一張,等我有空再說吧。

有時候則是紅色列車要進入山洞的畫面。平常都是我拿自己的火車玩具玩過山洞遊戲,現在則是我自己坐在裡面,看著自己準備過山洞的樣子。

井川線幾乎沒有一個地方是直直往前開超過一公里的啦。有時候車子向左彎,有時候又向右彎。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搭車充滿樂趣,有時候窗外就是大井川,有時候變成了杉林,有時候又變成民宅,或者山崖,很有趣。

看我悠悠哉哉的拿著扇子,看著窗外的風景,這就是所謂的慢活嗎?

井川線沿途還可以蒐集許多橋喔,像這個火車正在穿越的是一座鐵橋。

因為今年五月份有自然災害,目前閑藏駅井川駅之間是停駛的狀況,想要到井川的朋友,可能要用自駕的方式。

由於一天之中來回都各只有五班列車,所以要遇到列車交會還蠻難的,很幸運的我們剛好在川根小山駅遇到一次,大家可以注意一下,交會的車子中間有一節車廂,是只有旅遊旺季時才會加掛的展望型車廂喔,也就是沒有車窗的車廂,可以更無礙的觀賞沿途的風景。

又過沒多久,迎來另一座橋,跨越在山谷上,十分壯觀,大家可以注意到,這時候天氣還不錯,太陽公公有在工作。

下午1點08分,我們來到阿布特一城駅,在這裡,車頭的部位將掛上所謂的阿布特式火車頭,大家可以看到影片中的鐵軌中間,出現一排齒輪,因為我們即將往上攀爬日本目前最陡的軌道斜坡,坡度高達千分之90,也就是每一千公尺,會上升九十公尺。這對一般車輛來講不是什麼大問題,但對運行在鐵軌上的火車而言,若沒有透過齒輪咬合的方式來爬行上下坡,將會動彈不得。大家可以看到兩位車長經過好幾次的確認後,才完成連結作業,十分重視安全問題。

幾乎全部列車上的人,不論是大人或小孩,都下來看表演。

媽媽趁此空檔,再蒐集一座吊橋,這座吊橋名稱為「市代吊橋」,是所謂的產業遺產,也就是當時興建水庫時,為了運送方便所蓋的,包括我們今天所搭乘的井川線也都一樣。大井川電力公司蓋了水庫以後,將當時的運輸設備都做好妥善運用,我們今天才能夠到山林裡游玩。

掛上火車頭,讓我們爬坡去!其實在車上,沒有明顯上坡的感覺,因為我們的注意力都被窗外的風景所吸引,沒多久,我們看到一個露營地,可以在翠綠的河面上露營,媽媽又再嚷嚷著想來。

又過沒多久,長島水庫就出現在眼前,今天我們可以搭乘大井川鐵道來此遊玩,都是託此建設的福啊。

不過到了長島水庫駅,代表我們要和阿布特式火車頭暫別,因為它已經完成階段性任務,要等到我們要下山時,才會再見面。

到了水庫上游的範圍,可以發現河面越發翠綠。

這是否就意味著我們期盼的奧大井湖上駅即將抵達?連車長播報的聲音都透露著興奮感,雖然我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心情還是跟著雀躍了起來。

奧大井湖上駅真的到了,不過全部只有我們和兩位大叔下車,沒有下車的人也都用著疑惑的表情看著我們,大概在想說我們來這個無人小站做什麼?

不過列車就這麼走了,雖然爸爸媽媽就在旁邊,我心裡還是有點落寞。

以下是列車離開的影片。

不管了,有人說從高處看下來,這個站旁邊的湖水很像是一個愛心,所以鐵路公司也順應潮流的蓋了一個愛心形狀的拍照點。

這個車站是無人車站,意思是沒有站長或任何站務人員在這裡上班。只有一個等車的公車亭,以及山坡上的涼亭和開放小屋可以休息。等我們回程準備搭車時,車站上出現很多乘客,而且突然出現了一個車長從走道走過來,也太酷了,可能是從其他景點散步過來的吧?

和我們一起下車的兩位大叔不知道是來做什麼的,向著軌道的左邊走去,那邊沒有路喔。而且按照規定,雖然這條鐵軌很久才會來一班車,但還是不能在鐵軌上面停留,因為很危險。推理小說看太多的媽媽想著,該不會這裡最近很火紅,大叔應該不會是想要跳下去或想幹嘛吧?真希望這裡可不要成為自殺勝地。(媽媽曾經用很簡單的方式跟我解釋自殺是不對的事情,但這四個字加起來我還不知道什麼意思,肯定是不好的。)

爸爸則忙著找怎麼走到拍出漂亮照片的制高點,在車站裡找到這麼一幅地圖,雖然有點老舊,但畫的還蠻清楚的,我們需要從1號地點,走過鐵道和階梯,到達2號地點去拍照。

所以是面對鐵軌往右走喔,會有一個用欄杆圍起來的走道,不是走在鐵軌上喔。

行人走道的盡頭會有一個往上的鐵階梯,爸爸就是將行李箱放在階梯上,也開啟我一整路的碎碎唸:放在那邊會被人家拿走之類的。讓爸爸媽媽都覺得很煩,但接下來會有一段不算好走的山路,爸爸實在不想要扛著行李箱走,也只能暫放在那兒。

從階梯上方往回拍鐵軌,我們都開始想像,走到拍照的制高點時,即將迎接我們的是怎樣的一幅美景。

階梯其實蠻高的,但我們還是興沖沖的爬著。

往上走上階梯後,還要往左走一段不算好走的山路,如果不小心錯過列車的話,這附近其實還是有農家居住的。

大家可以看看路況,由於有樹根的關係,走起來頗為不便,更別提回程下雨時,路上根本就是一整片泥濘和水窪,非常難走。

剛剛提到下雨,沒錯,就在快到拍照點時,雖然還在林間,爸爸突然說了一句:好像在滴雨。媽媽看情況不妙,急忙往前衝,總算拍到一張還算清楚的奧大井湖上駅

這張雖然角度比較理想,但可以看到雨絲已經開始遮蔽了部份視線。

爸爸比較好整以暇,他想說這不過是午後雷陣雨,況且我們有整整兩個小時耶,所以還悠哉的拍著告示牌和路標。這些路標反而是給自駕或者搭巴士過來的人看的,告訴他們,如果要到奧大井湖上駅的話,該如何走。

所以爸爸看到的奧大井湖上駅,就是影片中的樣子。有沒有這麼幸運?別人拍的都是美到不行的綠湖水,我們拍到的就像...潑墨畫?

接下來的四十分鐘,我們除了討論雨什麼會停以外,就是看著冒煙的山頭,告訴自己:至少我們看到別人沒看到的雨中的奧大井湖上駅。說到這裡,媽媽讚美我說,我真的長大了,竟然一個六歲不到的小朋友,願意陪著爸爸媽媽站在下雨的山坡上,就是為了等列車經過!這裡沒有椅子可以休息,我們只好站著聊天,媽媽還考我山頭為什麼會冒煙這種蠢問題,這種事我雖然不認識字但早也知道了。知道這個考不倒我,她又開始問爸爸現在幾點幾分,接著問我距離列車進站還要幾分鐘?這種問題我雖然會,但就需要花時間計算一下了。除了利用時間教學,媽媽還讓我把上午剛到手的大井川鐵道限定的TOMICA湯瑪士小火車玩具拿出來玩,於是很快的時間就過去了。

爸爸說,若要認真計較的話,奧大井湖上駅並不是真的在湖上,只是水庫蓄水的結果,形成了看似湖面的視覺效果,原本的舊車站被水淹沒,這才重新又在半島上蓋了一個新的車站,還取名為奧大井湖上駅。經過電視節目報導以後,聲名大噪,慕名前來的人越來越多。在我們等待的期間,至少有五組以上的遊客前來拍照,看樣子都是自駕客,行動比較方便,但和我們一起等待列車進來的,只有兩組客人。等待的過程中,雨一度稍停,但隨著下一班列車將近,雨又漸漸下了起來,爸爸和媽媽都是一手撐著傘,一手拍照。下午兩點四十一分,列車準時開進來。

爸爸說,畫面模糊的另一個好處是,看起來更像是夢境,真希望他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比較像自我催眠的說法。

列車短暫停留以後,又緩緩的往接岨峡温泉駅駛去。

臨別一瞥,但雨還是沒停。

回去的路上,地上積滿水,寸步難行,可見剛剛雨下了不少。好在爸爸放在樓梯角落的行李箱是塑膠表面的,所以衣物都沒有淋溼。

即將回台灣迎接我的小學生活,腳步不禁沉重了起來。(其實是摔跤的屁股還在痛啦!)

更沉重的是,雨停了。爸爸說的沒錯,這種午後雷陣雨不會下兩個小時,但我們已經走下來了,且想拍的列車已經走了,有點欲哭無淚,事實上,我剛剛從鐵階梯上走下來時摔到屁股,眼淚還真的用完了。不說這個了,看看下雨過後河水的顏色,那才是媽媽心目中該有的顏色。紅色欄杆上也有動植物的圖樣,下雨過後,一切都清晰了起來。

又等了約莫半個小時,我們要搭乘的列車終於來了,這也是我們搭來的同一輛列車,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對了,兩小時前和我們一起下車的兩位大叔沒有跟我們一起爬到制高點看風景,卻在兩小時後再次出現在月台,真是太詭異了,好想知道他們到底去哪裡玩了?

再見了,奧大井湖上駅

往回走的路,因為方向不同,所以畫面不同,但卻是一樣美麗的景色。


164 views
You Might Also Like:
IMAG1470 (729x1280)
1145 (720x1280)
2-Chichen Itza (41) (1280x960)
IMAG1658 (1280x908)
4-來去漂流 (7) (960x1280)
About Me

如果覺得我的部落格好玩,想知道我又去哪邊玩?可以訂閱我的更新,讓我們一起探索整個世界吧!

如果你有問題想問我,可以寫信給我,也可以到我的粉絲專頁留言喔,我會很快回覆的。

chancelovestravel@gmail.com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

© 2023 by Going Places.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