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nce

{靜岡.寸又峽溫泉}為了夢之吊橋,我們住進了翠紅苑


為了能夠好好欣賞奧大井湖上駅(請參考遊記)及夢之吊橋,爸爸到出發前都還在研究我們旅行的路線。儘管已經確定要在寸又峽溫泉待一個晚上,但要訂哪一間旅館呢?寸又峽觀光協會請按此)其實有提供一些住宿選擇,但如果是民宿的話,可能不提供刷卡服務,且需要直接和民宿老闆用電子郵件聯繫,怕時間上太趕。爸爸在網路上找了好幾家有遊客住宿體驗的飯店後,考慮了很久,還是決定利用Booking.com來預訂,比較奇怪的是,在Booking.com的網頁上,我們最終選擇入住的翠紅苑,顯示的名稱卻是水香園日式旅館,明明介紹的圖片上都是寫著翠紅苑,不曉得是不是翻譯的問題,因為翠紅苑水香園的日文發音是一樣的。這間旅館雖然貴了一些,雙人房一個晚上要價27,300圓日幣,但多數住過的遊客評語都還不錯,再考慮到價格是包括一泊二食以後,其實也還能接受。

當我們結束奧大井湖上駅旅程以後,原本應該返回千頭駅轉搭前往寸又峽溫泉的巴士。但這樣時間上只能夠搭乘最後一班巴士(18點15分從千頭駅出發),到達寸又峽溫泉將會接近晚上七點,不符合爸爸想要利用傍晚時間去夢之吊橋的規劃。所以我們在井川線奧泉駅就先下車,等待16點40分從奧泉駅出發的巴士。這邊有個值得提出來和大家分享的是,若是搭乘井川線,從千頭駅奧泉駅,需要費時29分鐘;若是搭乘巴士,一樣從千頭駅奧泉駅,只需要十分鐘,由此可見火車有多慢。

我們16點05分就已經抵達奧泉駅,距離發車還有35分鐘,按理說,是可以慢慢的逛逛週邊。然而,儘管奧泉駅井川線少數幾個有人的車站,說實在也沒什麼好逛的,週遭都是一些民房,沿著鐵路走,會先經過一間雜貨店,走道已經不寬了,店家還是將商品都擺在路上,再往前走,就會看到公車站的指示牌,往右走上階梯就是公車站了。

走上去階梯以後,反而眼前一亮,看到一個合掌屋造型的水泥建築,仔細一看,竟然是一間廁所耶,為什麼會蓋得這麼特別?爸爸看著說明的板子現學現賣說,那是因為之前興建鐵路改良工程時,剛好在奧泉駅附近發現「下開土遺跡」,所以一個小小的巴士站,搞得像石器時代。大家不要覺得日本人小題大作,爸爸說,廣場前的家族雕像,描述的是繩文時代(距今6000年~2000年前)的居民生活,考古發現的結果,那個時期的工具,主要還是以石器為主,是貨真價實的石器時代喔。

就這樣東晃晃西看看,公車一下子就來了,原本以為會是小巴,沒想到來的是大巴,這已經讓爸爸有點驚訝了。更驚訝的是,爸爸說公車司機的駕車技術可比藤原拓海(不要問我他是誰?我也不知道,爸爸只說我可以去看頭文字D的漫畫,欺負我不識字)。要知道,前往寸又峽溫泉的路,車道不寬就算了,還東拐西彎的,搭起來很不舒服,但公車司機完全面不改色,一路上很少踩剎車的往前進,我回程因為身體不舒服,還吐得滿身都是,就知道司機先生開得有多猛了。但媽媽下車後一直讚嘆司機的技術,有好幾處的道路非常窄,因為我們坐在第一排,剛好很清楚的看到司機轉彎時如何讓車身和山壁剛剛好擦身而過的畫面。

看照片可能感受不深,來段影片吧。沒想到坐在後面的爸爸也發現了,還錄下一小段。

雖然山路狹窄難行,所幸上天保佑,我們平安抵達寸又峽溫泉。這時候媽媽總算可以拍車身,粉紅色的耶,外表與公車司機生猛的開車技術一點都不搭。

幾乎所有的乘客都和我們一起下車,也幾乎所有下車的乘客都走向翠紅苑。看樣子大家來寸又峽溫泉住宿的首選都是翠紅苑。這不禁讓我們期待起這家旅館的一切。

一走進大門口,有點來到江戶時代的感覺,果真是1962年就成立的旅館,古樸有歷史味。

大聽門口提供雨傘和捕捉昆蟲的網子可供借用,來寸又峽溫泉的旅客,除了泡湯以外,一定會去的景點就是夢之吊橋,這一路上應該有不少昆蟲可以捕捉,只可惜我後來去散步忘了借網子。

趁著爸爸在辦理入住的時候,媽媽掌握時間拍了一下大廳,空間蠻寬闊的,而且擺飾品都頗有些年份,也就是大人常說的古董。還有一台白色的鋼琴,只供觀賞,不能彈奏。另外,這家旅館有個特色是,地上會擺看起來像裝飾品的燈,每一處的都不太一樣。

沒想到就逛這麼一下,被媽媽發現旅館正在進行一項活動,那就是只要穿著他們所提供的浴衣拍照後,上傳到Instagram,不僅浴衣不用錢,還會另外提供一千圓日幣的商品券。原本爸爸想要趁著天色還亮著,趕往夢之吊橋拍照。但媽媽已經決定要穿著浴衣在溫泉街拍照,完全不想理會爸爸的提議。

於是我和媽媽到了房間以後,就匆忙的趕往大浴場洗澡,以方便換上浴衣,我的浴衣是媽媽幫我準備的,旅館並沒有提供喔。以下是房間的一系列照片,儘管設施有點老舊,但還算乾淨。我們入住的是紅葉館的二樓,房間號碼是321。

就在我們洗澡的同時,爸爸就在旅館裡四處拍照。下面圖片是溫泉入口,這裡的溫泉是所謂的「美人湯」,洗完身體會滑溜溜的喔,還取了一個特別的名字:「白珠之湯」,我是有看過宮崎駿的「紅豬」,「白豬」倒是第一次聽過,是說我們泡完湯以後,會變得很像白色的豬嗎?話說,傍晚我是和媽媽一起泡澡,晚上則是和爸爸一起泡澡,但這個溫泉晚上八點會作一個簡單的清理,然後將男湯女湯換過來,所以我雖然有進過男湯和女湯,但實際上都是進入左邊的溫泉,不知道兩邊有什麼差別。兩邊都進去過的媽媽則表示,只是方向不一樣而以,其他的設施都差不多。

翠紅苑面積不小,所有不管到哪都要經過很多走廊和穿堂。好在庭園的造景很漂亮,可以一邊走一邊欣賞。

泡完澡、穿上浴衣之後,我們一家人就在旅館附近拍照,時間已經快接近傍晚六點,雖然天色還蠻亮的,但已經沒什麼人進出,完全就是個深山裡的溫泉鄉。

從旅館往前走,有一個不小的停車場,旁邊則有遊客中心及可以消磨一些時間的場館,可惜的是,都已經關門。

沒人的好處就是,想拍就拍,不用等。

爸爸原本還想趁著天色還亮,往夢之吊橋的方向走看看,結果沒走幾步就看到告示牌,說是為了生態著想,路上是沒有路燈的,希望遊客不要在日落以後前往吊橋,並且在日落前要離開,我們只好往回走。告示牌剛好擺在一家廢棄的旅館前面,不曉得是什麼原因不再經營,將告示牌擺在這裡,還蠻有加強效果的。

這裡不愧是溫泉鄉,連路邊提供給路人洗手的都是溫水,雖然並沒有很熱。這邊的泉水並沒有設開關,媽媽說由於是天然湧出的,如果將水關起來,恐怕爆掉的是水管。而且她每次看到水就會想到印度的人,因為上次我們在印度有些地方看到很多人為了一桶黃黃的地下水也要走很久的路去撈,如果把這邊流不完的水開一個任意門,傳給印度的人不知道該有多好。

翠紅苑的旁邊有一個小廣場,還有我們在小田原市看過的「報德」的雕像,走近一看才知道,這裡是一間小學,名稱很特別,叫做「大間小學校」,我聽到爸爸唸出來差點沒笑翻,明明就很小間,竟然自稱大間。爸爸說,這個「報德」雕像紀念的是一個名叫「二宮尊德」的偉人,他為幕府時期的農村做了很多事情,那為什麼我們看到的雕像都是小孩子?那是因為尊德小時候雖然家裡很窮,但他還是一邊幫家裡面工作(拾柴),一邊唸書,為了鼔勵小學生能夠學習他「勤勉」的精神,所以日本的很多小學校都有他的雕像喔。原來如此,我本來還想說這位小朋友的活動範圍還真廣,從小田原市寸又峽溫泉都有他的足跡,該不會和我一樣,從小就四處去玩,是個古代的小小旅行家。

我們還在路旁蒐集了一個很漂亮的人孔蓋,為什麼要蒐集?因為日本很多人孔蓋都很漂亮很有特色喔。

將近六點半的時候,我們返回旅館用餐,這間旅館是所謂的「半食宿」,爸爸一直不是很懂這個意思,以為只有包含早餐但沒有晚餐之類的,害他一直以為自己記錯,明明是一泊二食的預訂啊!媽媽說其實也沒什麼,「半」指的就是飲料要另外用點的,並沒有包括在餐點裡的意思。真是受教了。雖然一杯可樂要四百圓日幣,但爸爸媽媽都覺得這家的晚餐頗有水準,我們還有吃到涮涮鍋喔,想看我們吃了什麼的朋友,可以在下面的圖片往左或往右查看喔。

吃完晚餐以後,媽媽將浴衣歸還,並且秀出上傳到Instagram的照片,順利獲得沒有消費下限的商品券一張,請注意喔,商品券上面的寸又峽圖樣中,必須要有店家蓋上的紅色愛心才算數喔,離開飯店前媽媽到商品部選了一包一千四百日圓的川根煎茶,媽媽真心覺得這個活動不僅達到宣傳的效果,也讓消費者很開心,是個很成功的商業活動,看樣子,她的職業病發作了。對了,翠紅苑所在地是川根本町,這裡也產茶,所以茶就叫做川根茶。

隔天早上,媽媽泡完「白珠之湯」回來,我們便出發前往「夢之吊橋」。能夠泡湯的話,媽媽都可以很早起,她說泡完湯可以讓自己清醒過來,但我泡完湯都會更想睡覺。為了趕回來搭上八點四十五分的巴士,我們只好六點半就出門了。儘管和昨天傍晚一樣,街道上都沒有什麼人,但空氣不一樣,走起路來的感覺也不一樣,特別是昨天晚上還下過雨,什麼?又下雨?沒錯,其實這時候爸爸媽媽都有點緊張,深怕和昨天下午一樣,沒能看到「夢之吊橋」最美好的一面。因為只要下過雨,湖水就會很混濁。

翠紅苑通往夢之吊橋的這一條長長的路是坡度較緩的坡道,叫做「吊橋坂(つりばし坂)」,因為都沒有來車,加上日本人喜歡把街道整裡的很乾淨漂亮,走在斜坡上很悠哉愜意。

翠紅苑走出來以後,在廣場前會看到一個告示牌,可以發現小小的溫泉街上有不少的旅館或民宿,還有一些賣雜貨及山產的商店,可惜我們造訪的時間,這些商店都還沒有開門。

其實民宿看起來也都不錯,有機會可以嘗試看看,有些還有配合宣傳湯瑪士蒸汽火車的活動。

爸爸說他想逛在告示牌上沒有標示出來的「晴耕雨讀」,由於是新開的店,很有文青的氣息,但只能在窗口看看,因為現在不到七點,人家還沒開始營業。

我因為昨天在奧大井湖上站耍帥不撐傘淋到雨,人有點不舒服,所以走沒多久就希望媽媽能夠背我。

其實寸又峽的觀光資源不是只有溫泉和吊橋,細細品嘗的話,可以享受一整天的時光。

一路上依然有昨天看到的泉水湧出,這兩個用竹子接出來的比較有天然的感覺。

看到寸又峽溫泉的地標,走過橋以後,是一間非常有特色的木造建築。

就這樣簡單的一座小橋和木屋,搭上翠綠的森林,感覺就很放鬆,每天住在這山裡會有種與世隔離的感覺。

如果可以住在裡面,應該是很特別的經驗,可惜這只是一間餐廳,雖然已經開門,但仍在準備中。很想坐下來喝喝東西發發呆,可是我們的時間沒辦法容許我們這麼做,唉,在台灣也是每天都很忙,怎麼出來旅行也很忙,現代人真辛苦。

經過求夢莊和另一間「晴耕雨讀」以後,就沒有什麼商店和民宿了。爸爸說「晴耕雨讀」的生意應該不錯,短短一段路竟然開了兩間。而且求夢莊的生意也不錯,名字取得好應該有影響。畢竟大家都是來看「夢之吊橋」的。

再往前走一小段以後,一般車輛已經無法進入。而且有一個環境美化的募捐筒,爸爸說應該很少有外國遊客會捐錢吧?至少他沒捐。

不過日本人應該有捐錢吧?連廁所都整修的很漂亮。

經過隧道以後,再往前一小段就會看到「夢之吊橋」的指示牌。

但其實還要再往下走一小段階梯,才會看到「夢之吊橋」,吊橋下方的水則是因為「大間水庫」的蓄積才形成的,否則應該只是小溪流,也稱不上夢幻了。

終於看到「夢之吊橋」,但有人已經捷足先登了,大家都在比早的,剛剛來的路上總共遇到兩組遊客往回走,為了拍到無人的吊橋,只好先等等。

夢之吊橋」的名字不知道是誰取的,非常具有吸引力的景點名稱。

這個吊橋是有人數限制的,一次只能同時十個人在橋面上,想要在橋上錯身而過的話,可是相當刺激的一件事情。

爸爸媽媽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右前方的河水顏色有點混濁,破壞了整個畫面。

這張更加明顯,還有霧氣籠罩在水面上,爸爸又和昨天說一樣的話,那就是:這樣更像是在夢中了,不知道他醒了沒?

往水庫的方向看是這副光景,真的是雲霧瀰漫。而且遠山看起來最少有五層,加上湖面靜止,有倒影出現,真像漂亮的一幅畫。

想要自欺欺人的話,只好把鏡頭拉近一點,這樣看起來就會稍微像本來期待的畫面。但還是差很多,我們看到的水色,有點像我洗過水彩筆後水桶的水顏色。正常來講,天氣好的時候,夢之吊橋下的湖水顏色會是藍色的,借用松本清張曾經在推理小說作品裡描述青森十和田湖的顏色,他是這樣說的:「異常的藍,很有魄力的藍」(請參考東北相關推理小說)。講一講,自己都很想看看十和田湖長怎樣,希望下次有機會去到東北參觀十和田湖,可別再「雨神同行」了。

往橋下一看的話,會發現這邊的水其實不深,還是說,已經有淤積的現象?

媽媽想要回去吃早餐了,爸爸還站在橋中央一直拍。

原本爸爸媽媽想要等混濁的水可以散去,但我們的肚子都開始餓起來了,只好忍痛向「夢之吊橋」道別。

臨別前,再回頭看一眼,水色還是沒有變成「很有魄力的藍」,看起來還是霧渺渺的,但也是有不一樣的味道啦。

回去的路上,雖然爸爸說可以背我,但我還是自己一路走回旅館喔,這時候已經快要八點了,所以很多商家都陸陸續續開門了。

吃完旅館自助式早餐,我們要一路趕回東京了,拿著我們的行李,準備搭巴士,這台巴士的外觀很活潑喔。不過司機開車也很活潑,讓我在快到千頭站時,將早上吃的東西吐光光。


597 views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