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nce

{山形.山寺}白雪中的山寺,整座山都是我的溜滑梯!


告別了停留了兩個晚上的藏王溫泉,我們今天又要回到仙台市住宿。一直到要前往山形市的巴士站,爸爸和媽媽還在討論要不要再上山頂一次?畢竟下次再來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了,難道我們印象中的藏王樹冰只能是白茫茫的一片?不過抬頭看看天空的樣子,還是來買票搭車子比較實在。這邊要提醒一下大家,由於山交巴士沒有指定坐位(單程大人1000日圓小孩500日圓),若是要避免沒有坐位的話,記得提早來購票並且排隊喔。

下山的路上,窗外是白皚皚的一片,爸爸以為接下來的行程,應該會比較少看到雪景,即便是在巴士移動過程中,還是拍了幾張雪景留念,想當然爾,能派上用場的寥寥無幾。

要從山形市前往仙台市,最方便的就是所謂的仙山線,而沿途最著名的景點就是山寺,它的完整名稱其實是「寶珠山立石寺」,不過就連鐵路的站名都稱為「山寺站」,我們也就用大家習慣的稱呼即可,不然每次爸爸要講全名時,都還要想半天,年紀大了記性也差了。從山形市山寺站其實很近,大約我喝個玉米濃湯的時間,日本的販賣機有賣熱的玉米濃湯,寒冷的冬天來一杯熱湯,真的很享受喔。

到了山寺站的月台,大家都沒有急著出站, 反而將相機對準對面的山上,沒錯,雖然被白雪覆蓋住,但還是隱約可以看見廟宇的模樣,這就是我們等一下要去參觀的景點,看起來山沒有很高,應該不難爬才對,沒想到,這竟成為我人生中最難走的一段路。

走出車站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置物櫃放行李,其實車站裡面也有可以寄放行李的地方,但是外面有比較大的櫃子,例如我們就需要800日圓的置物櫃,才能夠裝得下所有的行李。爸爸說車站外面的餐廳如果有消費的話,可以免費寄放行李,然而大多數是賣蕎麥麵的店家,媽媽不感興趣。

往前走一小段路,就可以看到山寺旅館,這時候先右轉走一小段路後再左轉,經過紅色的長橋後就可以看到「對面石」這個景點,說實在的,不就一顆大石頭,要不是爸爸說,我和媽媽都沒發現,媽媽覺得紅色的橋在白雪中還比較值得拍照留念。而且爸爸說「對面石」之所以有名,是因為開山祖師「慈覺大師」時常坐在此石塊上傳道而得名。我不禁想要問這位大師坐那麼高都不怕危險嗎?

過橋以後往右走就會看到登山口,其實一路上都有清楚的指標,連我都知道要怎麼走,只是登山口可不只一個,可以選擇日枝神社的登山口,也可以選擇奧之細道的登山口,走到上面以後,其實是相通的。

我們是走奧之細道上去,會先到達立石寺本堂,這邊供奉了一座布袋尊,聽說摸了他的肚子以後會帶來好運,我當然要摸上一把。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布袋尊的身體被摸到都已經發亮了,可見得大家都想要獲得好運,不過,我只有摸到腳,不知道會帶來什麼?該不會是爬不完的山路吧。

沿著面對本堂的左手邊走過去,首先會看到一顆御神木,白白的雪覆蓋住樹枝,很像是一個超大的棉花糖。

再往前走則可以看到松尾芭蕉和他的學生曾良的雕像。爸爸解釋說這位俳聖芭蕉日本著名的俳句大師,所做的事有點像宋朝時期的蘇東坡,常常在風景優美的地方留下美麗的文章,這樣我就懂了。也由於他在東北到處遊玩並留下俳句,才有今日所謂的奧之細道供後人追隨他的腳步,去領略東北的美。

不過我對於可以敲的鐘比較有興趣,小朋友對於會發出聲音的玩藝兒都沒什麼抵抗能力。而這也代表我們已經接近山寺的登山口了,原本爸爸擔心下雪的關係,有可能因為安全考量而封閉通行,所幸並沒有,不過小孩子只要四歲以上就要收費100日圓,大人則是每位300日圓,是此次行程中,少數幾個我也需要繳費的景點。

一走進去的左手邊,有提供登山杖和雪爪供租借。一方面我們原本就是有備而來,另一方面我們也沒想到山路會那麼難走,所以並沒有租借用品,走到一半想要回頭借已經來不及了。大家可以看看下面的照片中,階梯上都佈滿了雪,一個不小心就會滑倒。

沿路上有很多小廟宇或者地藏像,有的看起來挺嚇人的,我問爸爸說這是什麼神明?不過他也不知道。

基本上在這邊也顧不上什麼形象,安全第一,有欄杆可以扶的路段都算好走的了。

我們一邊打發時間的找尋滿山遍野的雕像,一邊慢慢往上走,本以為已經走了蠻多路了,卻發現大概只有走三分之一的路程而已。

有的時候媽媽得先試著走看看怎樣比較好走,我再跟隨她的腳步。爸爸則是在後面接應,不過,他好像在等著拍我的滑倒模樣。

有時候覺得這些地藏菩薩還蠻可憐的,每天在外面日曬雨淋的。

光是看峭壁和雪景就很賞心悅目了,雖然累了點。

有時候該爬的話也是要爬,大家可以參考下面的影片。

總算,仁王門就在眼前,但這段路可不容易啊。

先休息一下,觀賞一下雪景,再繼續往前進。

天空開始下起雪來,爸爸問我怎麼這麼虔誠,竟然用爬的登上仁王門,什麼是虔誠啊?

媽媽不知道是否下盤比較穩?輕輕鬆鬆的就上來了。

過了仁王門,我開心的玩起雪來。

但還沒結束,我還是得繼續爬,往下拍仁王門,怎麼感覺縮水了。

往上左轉的路上,我們會先經過開山堂和旁邊小小的紅色的納經堂,聽說開山堂安置著慈覺大師的木制尊像,早晚都會供上食物和香火。而納經堂則是收藏了佛經,同時也是山寺內最古老的建築。只不過當時候,我們一心一意要往頂端的五大堂前進,一時間沒注意到,因為要從開山堂右邊的小徑走上五大堂,需要依靠繩索才有辦法,更何況爸爸一直在後面搗亂,害我很難爬上去。

不過上到五大堂以後,才發現真的是不虛此行,即便天公不作美地下著雪,那一片銀白的世界還是讓人嘆為觀止,只見爸爸媽媽都忙著拍照及錄影,都不知道用眼睛看比較壯觀嗎?

仙山線的班次大約是一個小時一班,剛好我們上到五大堂的時間也大概是一個小時,所以沒一會兒,從山形車站(畫面右邊)來的列車進站。

下面則是從五大堂往下望的影片。

沒多久,從仙台車站(畫面左邊)駛來的列車也進站,形成兩部列車同時在山寺站暫停的畫面,不知道大家在影片中是否有聽到,雖然走了一千多階的山路才來到五大堂,但列車行駛的聲音還是聽得蠻清楚的。

看完外面的景觀,五大堂建築本身也蠻精彩的,明明就要大家不要破壞古文物,還是到處被塗鴉。

接下來是我認為此行最大的收穫,就是可以在山上溜滑梯。由於地面積雪頗深,在下山的路上,爸爸媽媽自己在某些路段都用滑的(其實有的時候根本就是滑倒),所以開放讓我能滑就滑,即便我穿得是白色的褲子。大家可以看到下面的影片,是我從五大堂要下到開山堂的第一段路,不是我不好好走,是一不小心就滑倒。

接下來一樣是要下到開山堂的第二段路,我就直接滑下去了。

開山堂前方的階梯,也成了我的溜滑梯,爸爸怕我滑太快會危險,先自己滑下去接我,但我覺得一點也不危險。

爸爸說想要找個可以拍納經堂開山堂的地方, 事後我們發現他繞了一圈,從上面影片中階梯右邊的路走幾步路就可以到達的地方,卻整整的多走了一大圈。

好吧,至少我們拍到了有電線的納經堂開山堂,這是別人沒有的(編按:廢話,誰想拍到電線)。

我算是蠻配合媽媽的拍照,只是老天爺蠻不配合我們的,一直下雪。

我們後來又往上走了一小段,看能不能從別的角度觀賞納經堂開山堂,但不得要領,反而越離越遠。

話說,我們上山大約花了一個小時,若想要趕上下一班前往仙台的列車,也就是需要在一個小時內趕到山寺車站,因此,爸爸隨時都注意著時間,看媽媽光是拍個開山堂納經堂就花了十來分鐘,趕忙催著我們下山,這下子又給我光明正大的滑下山的理由。

不過,也不是每一段都好滑,有的階梯雪不夠多,也只能卡卡的下山。

有的時候,大人看到我的下山方法都很羨慕的樣子。

這樣下山真的快很多喔。

有一段連媽媽都滑倒了,我只好趕快前來指導她怎麼滑。

下面這一段溜起來還蠻順的。

爸爸也想要學我滑,但他沒有練過,所以姿勢很難看。

最後還跌了個狗吃屎。

到了入口處,眼見時間已經快來不及,爸爸只好一路往前衝去提領行李。媽媽竟然還有空閒可以拍車站的外觀。

總算在最後一刻趕上開往仙台的列車,不然還得枯等一個小時。


73 views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