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nce

{靜岡.湯島}跟著川端康成在湯本館尋找伊豆的舞孃


結束了伊豆的小京都-「修善寺」小旅行(請參考《修善寺溫泉地區遊記》),回到原本下車的「修善寺溫泉站」(巴士站)搭車,這個小旅行總共耗費了兩個半小時,沒想到短短的一公里有這麼多精彩的地方可以走訪。接著我們回到「修善寺站」(鐵道站),改搭往南的公車,前往「湯島」方向。媽媽要我想像為什麼那些很會寫故事的人都喜歡來這裡,我想我有一點點懂了,因為一路上窗外都是充滿綠意的大自然的景色,看起來讓人感到安靜舒適,好像內心就會變得很平靜,加上公車上沒什麼人,沒有聒噪的遊客,然後,我就舒服到睡著了。巴士搭了半小時後,我們在「湯島溫泉口站」下車,這裡路邊到處掛著「文學之鄉」的小旗子。雖然看起來就是個鄉村地方,這裡的人卻非常自豪,因為日本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川端康成,年輕的時候很愛來這裡旅行,而且曾在這裡住很久。除了川端康成以外,日本很多有名的文人也很喜歡來這裡旅行。

下了公車,我們一家拉著行李(其實只有爸爸在拉),散步尋找我們的旅館,這裡也算是山區,需要走一點坡路。

樹木和溪水,讓有點安靜的鄉村多了生命的氣息,媽媽有感而發的說她大概可以體會為什麼這些寫文章的人很喜歡來這種地方,就是有種會讓人平靜下來的感覺,如果在這裡住,研究論文也可以寫很快。我很想提醒她,這裡荒山野外,沒有百貨公司,論文還沒寫半篇,她就已經悶出病來。爸爸則是沒有回應,多半也是一樣的想法。

我們一路尋找旅館的路上,發現這裡很有趣,上面藏青色的牌子似乎想配合著文學之鄉來宣傳「在美好的日子,來一段美好的旅行,帶給你美好的回憶」(媽媽不負責任亂翻)。什麼都要和川端康成扯在一起的媽媽,一度懷疑這個巴士站的取名該不會和川端康成有關係吧?可惜找不到證據。而且,更有趣的是,旁邊的座椅為什麼要用鐵鍊和巴士站牌鍊在一起?文學之鄉應該不會有人偷椅子吧,還是說這把椅子川端康成也坐過...總之,這鍊子稍微有點煞風景。

沿路我們看到地上很多刻有一男一女的人孔蓋,我一看就知道這是誰。因為媽媽這幾天已經開始跟我說「伊豆的舞孃(伊豆の踊子)」的故事。這個男生肯定就是那個大學生哥哥,女生就是大哥哥喜歡的小女生,也就是舞孃。雖然這只是地上被踩來踩去的人孔蓋,但是圖案做得還真傳神,男生女生不互看,心情悶悶的,因為一個要往北回去念書,一個往南要繼續過著表演的日子,可能再也不會見面了。

那位故事裡的大哥哥其實就是作家川端康成他自己,雖然他在故事裡幫那個大哥哥取了一個名字,叫做「川島」,我不認識字都聽得出來川就是川端康成的川,島就是湯島的島。就是他喜歡一個在伊豆地區到處表演為生的小女生,後來他們分開了,大哥哥忘不了這個感覺,過了幾年又回來伊豆旅行時,在一家旅館裡住了下來,並且把這個喜歡女生的小故事寫成了美麗的文章,這篇文章就是超有名的《伊豆的舞孃(伊豆の踊子》,那間旅館叫做「湯本館」。而我們就正在前往「湯本館」的路上。從巴士車站走過來,大約十五分鐘,前方白色的屋子就是川端康成寫下動人故事的地方。

白色的建築應該是比較後期增建的,看起來比較新。

原本一開始的建築大門現在則被民宅擋住,並且要走下一小段階梯才能到大門,這樣反而有種隱密的感覺。照片上大門上方二樓右手邊就是川端康成住過的房間,二樓左邊白色簾子的房間,現在則是做為畫作和文物展覽室。

旅館負責人剛好在門口和鄰居說話,看到我們,熱情的把我們引進旅館。前廳就很像一般我們住過的溫泉旅館一樣。

大廳入口處有木樓梯上二樓,另一邊通往休息大廳。

牆壁上掛了許多川端康成的照片,原來川端康成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還回到這裡過呢,甚至因為作品被六度翻拍為電影,因此牆上還有川端康成和電影明星的合照。其中有一張很酷的照片就是這張,我想感受一下坐在這個位置的大作家往下看的風景是什麼,所以就模倣了一下,結果大家都笑了。

媽媽說,我這個年紀,不可能會知道川端康成坐在這裡是什麼心情的。對於川端康成來說,他想到的是五十年前左右的回憶,那時候他就是坐在這裡看著來到湯本館大廳表演的團體,裡面有一個女孩子好可愛,他看到都流口水,不是啦,是著了迷。我到現在還沒有喜歡的女生,的確是很難想像那是什麼心情。下面就是《伊豆的舞孃》1974年版的電影畫面。

照片來源:電影截圖

講到電影,《伊豆的舞孃(伊豆の踊子)》據說被拍成六次電影(其中頭兩部是黑白電影)和五次的電視劇。太誇張了,侏儸紀公園到現在也才拍五次,而且每次劇情都不一樣(雖然梗都很像)才有人想看。最多人談論的電影版本是1974年山口百惠三浦友和演的那一版,我看了一下演小女生的女演員是真的很可愛又漂亮啦,對爸爸媽媽來說,六張海報裡他們也對這個海報比較有感覺,因為三浦友和到現在都還在演日劇,爸爸媽媽有時候也會在日劇(例如:流星之絆、新參者、為了N)裡看到他。

不過,雖然三浦友和年輕時也很帥,但對媽媽來說畢竟是個大叔,媽媽說她還是比較喜歡木村拓哉這種口味的。木村拓哉也很帥,但對我來說,他也是大叔…

圖片來源:1993年《伊豆的舞孃(伊豆の踊子)》電視劇截圖

我們在湯本館的休息大廳看到一幅川端康成和正在進行第四次翻拍電影的演員的合照,川端康成左右兩側就是吉永小百合高橋英樹川端康成吉永小百合的大粉絲喔,人家在拍電影,他還跑去拍片現場呆呆的(媽媽說癡癡地比較好聽)看著女主角,那張照片還被偷拍下來XD(我不好意思放,大家自己去網路找)。那山口百惠也很可愛啊,為什麼川端康成沒有和山口百惠合照呢?因為當時的山口百惠只有四歲啊,等到山口百惠出演舞孃的那一年,川端康成都已經過世兩年了。

除了走廊有很多資料照片以外,休息大廳的牆上也掛滿了和《伊豆的舞孃》有關的畫作。

我也在休息大廳看到一個陶製藝術品,那就是媽媽在路上跟我提到的六人表演團體,他們成員大多是一家人,川端康成喜歡的小女生就是男人的妹妹,叫做小薰,年紀輕輕就得跟著大人到處表演工作,很辛苦。也因為這個到處流浪的表演團體對他很好,讓很早就成為孤兒的川端康成感受到原來陌生人也可以帶給自己溫暖的家人感覺,對他有很大的影響。

我們都還沒到房間,旅館的女招待就迫不及待的帶領我們上二樓參觀川端康成的房間。她可能想說一次性講完旅館內設施,以免等一下二度打擾我們吧。上了階梯轉個彎就是川端康成當年下榻的房間,他的房間就在旅館大門正上方。

其實川端康成的房間有點小,只有四、五疊榻榻米的空間,不過對於一個學生房客來說也算是不小了。現在看到的設備都是翻新過的,裡面擺放了很多和川端康成有關的文物。

像是這一個大書櫃裡,擺放了他所有寫過的書。我的天啊,媽媽要我寫遊記,我寫一百字就要寫無敵久,這麼多頁,不知道川端康成是怎麼寫的?那個年代也沒有電腦可以打字,而且,媽媽說就算別人送他一台,他應該也不想用打的吧。

媽媽說,以前(現在很多也是)的作家喜歡用稿紙和筆寫下文字的感覺。湯本館川端康成的房間也放了他的手稿供大家緬懷一下。不得不說,他的字和文章一樣漂亮。

除了手稿,川端康成後來為了湯本館,用書法抄寫了《伊豆的舞孃(伊豆の踊子)》的第一段,中文是:「山路變得彎彎曲曲,快到天城嶺了。這時,驟雨白亮亮地籠罩著茂密的山林,從山麓向我迅猛地橫掃過來。

在書櫃玻璃上有一張黑白照片,本來一開始我以為是那六人表演團體,仔細一看,照片裡面沒有男人啊,也不太像和川端康成有關的照片,裡面的小男生長得一點都不像川端康成。媽媽問了旅館負責人才知道,這是第一代湯本館女將(女老闆/老闆娘/負責人)和她的職員們的照片啦。

川端康成出生於大阪,兩歲開始,爸爸媽媽等親人都陸陸續續過世,很小就被迫承受失去家人的痛苦,在他還沒有來得及長大以前,就成為孤兒了。也因此,他一直有著很孤單的感覺,19歲那一年,1918年的10月30到11月7日大約8天的時間,他一個人來到伊豆小旅行,第四天來到修善寺,在修善寺湯島的路上遇到了這個流浪表演團體,第五天又看到了他們的表演,第六天跟著他們往下田走去,在湯野溫泉福田家旅館再度看到舞孃,之後跟她有一番互動。喜歡上舞孃的川端康成,過了幾年後,把這個故事寫成35頁的短篇小說,而且就是回到伊豆,住在「湯本館」內寫完的。前前後後,他在這裡住了十年之久,他說湯島湯本館是他第二個故鄉,所以得到諾貝爾文學獎的獎章,死後也留在這裡,而當時《伊豆の踊子》出版時,資料表需要填寫的住址欄,他寫得是「湯本館」這間旅館的地址呢!我媽媽每次到日本前,也都會先上網買東西,然後寫上飯店的住址耶(她有先取得飯店同意啦)!

川端康成的房間看出去的景色是以下畫面。不過,以前他看出去應該不是這樣,因為剛剛提到,旅館大門口蓋了民宅,把視野都擋住了。其實,湯本館蓋在狩野川溪流旁,媽媽本來很好奇,以前沒有面河的房型嗎?川端康成怎麼不訂那種房間,感覺更加詩情畫意?爸爸說,溪水聽一下可以,一直聽應該沒辦法靜下心來,況且他又不是來生小孩的,用不著聽溪水的聲音。最後一句我聽不懂。

川端康成的小房間裡放了好幾本不同版本的《伊豆の踊子(伊豆的舞孃)》,有日文版,也有英文版,還有一本簡體中文版,就是沒有繁體中文版。媽媽看了很心煩,她其實手裡正好有一本,很想擺上去,但那是圖書館借來的,不能亂來。

這件事情一直在她心裡糾結著,而且看著那本簡體中文的譯名實在有點俗氣,雖然也不能說錯,但還是咱們繁體中文版的譯名有意境。一回到台灣,媽媽立馬上二手網站找來一本絕版的版本,以及最新的版本,加上一封感謝信,國際郵寄到《湯本館》。

信裡是這樣寫的(當然,媽媽寄過去的是日文信件):

旅館負責人:您好。

這個月初(8月1日)前往「湯本館」住宿一晚,受到你們熱情的招待,房間乾淨舒適,泡了很舒服而且很棒的露天溫泉,我們一家人非常開心。雖然已經回到台灣,仍忘不了你們的服務,尤其要謝謝你們在隔天特地開車載我們到浄蓮の滝。

我們在川端康成的房間裡見到了《伊豆の踊子》相關版本藏書,其中有一本是來自中國的簡體書。今日特地寄給你們兩本來自台灣的繁體譯本,希望充實你們的收藏。有川端康成写真封面的是台灣早期的譯本(1985年發行),另一本則是最新的譯本,希望你們喜歡。

祝平安

陳先生/來自台灣台北的旅客敬上

2018.08.06

旅館的女招待簡單向我們介紹川端康成的房間,告訴我們隨時可以自己來參觀以後,便帶領我們到房間。從大廳左轉有一條長走廊。

後半段則由鋪著地毯的木地板變成石子地板,這邊應該是後來才增建的,川端康成應該沒見過。在一堆石子中還有木頭嵌在其中,感覺很特別。

湯本館總共只有十間房間,我們這次住的是「鹿」。

我們客房是後來增建的,房間很寬敞,視野也很棒。

除了有一個茶几小隔間以外,還有一個可以走出去的大陽台,陽台外就是狩野川

房間往浴室的方向還有一個很大的玄關空間,很適合我們這種行李很多的旅客擺放行李。

我們到餐廳用完晚餐回到房間,服務生已經幫我們鋪好床。

桌上擺了簡單的迎賓點心,而這一杯冰的煎茶媽媽看了好開心,這幾天的氣溫天天超過三十五度,我們第一次遇到迎賓茶是冰的,真的太貼心了,可惜我不敢喝茶。

衣櫃裡和一般溫泉旅館一樣,提供浴衣,上面還要標示「川端の宿」,基本上,會走進這間旅館的,都是因為知道這裡川端康成住過,也知道川端康成是誰才來住的吧。

因為沒有小朋友的浴衣,我只好穿自己的。小朋友如果不加床且不用餐,只要加1,080日幣。對了,湯本館的住宿費用是以人頭計算的,我們來的季節和房型每一個大人要價日幣19,440元,一泊二食,不過爸爸覺得我們訂的房型應該有被升等。

房間裡的浴室和廁所簡約古樸又乾淨。

下午五點半,趁著天還沒黑,我們到附近散步晃晃。走出湯本館大門,回頭欣賞一下這個低調的大門,還真是越看越有味道。

湯本館的外牆邊立了很多和川端康成以及他的知名大作《伊豆的舞孃(伊豆の踊子)》有關的牌子。大家對川端康成比較熟,因為有得過諾貝爾文學獎,作品還有拍成電影。但其實除了川端康成,還有很多日本文人也都來過湯島,甚至住進湯本館。其中,若山牧水(這是一個人喔,名字實在太好聽,1885出生,1928過世),是日本明治時期至昭和前期的流浪詩人,寫過很多詩,他也曾經在「湯本館」泡湯休養(古時候的文人好像身體都不太好),寫過二十三首吟詠湯島山櫻的短歌。下面照片中那根黑黑的,上面刻著「牧水の山櫻の宿」的石柱,就是後來的書法家榎倉香邨(1923年出生)題字刻成的,做為若山牧水曾在這裡的紀念。就連湯本館現在也有一間房間以「山櫻」為名。

狩野川西平橋旁看到「犬貓溫泉」的立牌,全家都很好奇這是什麼東西。

我們走下生鏽的樓梯,在草叢旁看到一個木牌說明和一個小坑,只是現在似乎沒有溫泉湧出。看起來是小貓小狗泡溫泉的地方,日本的貓狗也太舒服了。

走著走著,媽媽看到一個巴士站牌很興奮的對著不認識漢字的我說,這個站名和東京的「新宿」一模一樣的寫法耶,但是這裡竟然念做a-la-ju-ku,東京的念shin-ju-ku,真是奇怪。我知道媽媽有種他鄉見到老朋友的感覺,因為她常常在那裡血拼。

可能不是旅遊旺季的關係,一路上都沒有人,我們看到路邊一塊看起來年代很久的石頭,上面刻著:「湯道」。這是以前這裡的居民前往共同浴場「河鹿之湯(河鹿の湯)」(在湯本館隔壁)的指示碑,後來成了遊客散步的步道。

接著來到了「出会い橋-女橋」,出会い的意思就是約會,所以也有人稱之為「良緣橋」。約會的意思我知道,我如果被小阿姨帶出去玩,爸爸媽媽就會自己去外面約會,吃好吃的東西之類的,然後回來跟我炫耀。

既然有女橋,那應該有男橋吧?果真,再往前走就看到另外一座一模一樣的橋-「出会い橋-男橋」。這兩座橋在不同的河流上,這兩座橋所在位置就在兩條河流即將匯集的地方,所以取了這麼一個有趣的名字「約會橋」,就像我跟我幼兒園的同學每次都相約晚上吃完飯到附近的公園玩,兩個住在不同地方的人聚在一起,這就是約會的意思,但是我們每次約好的那一天都會下雨,真奇怪。

從下面的地圖來解釋,女橋下的河流叫做「本谷川(女川)」,男橋下的河流叫做「貓越川(男川)」,兩條河流在三角尖尖的地方會合,成了狩野川的上游。狩野川日本本州裡面流向太平洋的河流裡,唯一向北流的河流。

兩座橋中間的空地上還設置了一個愛心形狀的藝術裝置,象徵在男橋女橋相會的兩個人可以一直互相喜歡。可是我現在沒有喜歡的女生,我就懶得在這裡拍照,對我來說有點多餘。

不過,有一件比較有趣的事,當我們走在女橋上時,看到一幅風景:在溪流邊,遠遠的有一個「水のみち・風のみち湯ヶ島たつた」旅館女服務生正望著溪水發呆(下方照片露台桌椅區靠右邊),後來她看到我們了,先是嚇了一跳吧,我們向她揮揮手,她過了好一會兒才跟我們揮手。媽媽超興奮的說,這感覺超像川端康成當年在湯野溫泉的「福田家」旅館隔著溪流看到泡完溫泉起身的舞孃一樣。我覺得媽媽已經被川端康成附身了。

因為川端康成的關係,媽媽打從一開始就決定要下榻「湯本館」,不過,其實這附近有一間國家認定為文化財產的旅館-「落合樓村上」也非常有特色。這間旅館就在狩野川起點─「貓越川」和「本谷川」匯流的地方,日文寫法是「落ち合う」,所以旅館名字叫做「落合樓村上」。我們本來就只在湯島停留一晚,一次只能住一間旅館,「落合樓村上」就留待下次吧。

而我們住的「湯本館」不僅風景好,房間舒服,餐點也很精緻喔。餐廳旁就是狩野川,如果秋天來這裡,外面的楓樹變紅了一定更漂亮。

晚餐的時候,旅館女服務生帶我們到餐廳,這時候桌上已經擺了滿桌的食物。不過,這些只是第一輪而已喔。今天似乎除了我們以外,只有另外一組客人入住,所以整個旅館非常安靜。(下面照片是一人份的首輪餐點)

我們一邊用餐,女服務生一直幫我們服務,增加新的菜色,我還吃了第二碗飯呢!

連隔天的早餐也很豐盛。

湯島地區除了環境安靜優雅以外,很多文人喜歡來的另一個原因就是:溫泉。男橋女橋附近有一個「梶井基次郎紀念館」,梶井基次郎也是日本有名的文學家,只比川端康成少個兩歲,兩個人都是大阪出生,都念過當時的東京大學。梶井基次郎得過肺結核,身體不太好,曾經來過湯島養病,因此和川端康成成為好朋友,在湯島梶井基次郎紀念碑還是川端康成題的字。

湯本館的溫泉可以選擇室內溫泉,也有露天溫泉。室內溫泉分男生、女生,以及家庭湯。

從休息大廳拉門往外走是往露天溫泉的方向。

得往下走一層樓的樓梯。

這裡就像一個大花園,狩野川就在矮樹叢旁邊,溪水聲音很響亮。

往回看湯本館的休息大廳,從一樓變成二樓了,本來的二樓客房變成了三樓。而最下方則是女性室內浴場。

前方有一個小涼亭,從那裡往下走就是露天溫泉。

想泡溫泉的人必須先在室內洗好澡,並且確認休息大廳往外走的踏墊上沒有其他人的拖鞋(有的話表示露天溫泉區有人,就不能下來喔),然後在這個小涼亭把衣服脫下來放在籃子裡。

接著就可以跳進溫泉池裡。露天溫泉清晨六點開始開放,我們六點半就出現在溫泉池,所以我一開始還處於昏昏的狀態。

等適應了一下,我就開始享受這個特別的溫泉池。為什麼說它特別呢?因為我從來沒有在大自然底下脫光光泡溫泉過,明明知道旅館肯定經過確認和設計,保護客人的隱私,但還是有一點害怕被看光光。不過,說真的,一邊泡溫泉,可以欣賞溪流,溪流和自己泡的溫泉水就只有幾棵石頭隔著,這種溫泉很少地方有吧。

在這種夏天的季節,其實還可以先跑到狩野川上先玩玩溪水,然後再回到溫泉池泡溫泉,有天然三溫暖的享受。只不過,每一次的泡湯以半小時為單位,半小時以後就要先出來,確定沒有人要使用才能再繼續泡喔。

距離湯本館不遠處的狩野川上,有一座小白橋,如果有人在橋上就可能看到我在泡溫泉,好在現在太早了,應該不會有遊客。在湯本館的牆上,我也發現了以這座白橋為主題的畫作喔。

隔天一早泡完舒服的露天溫泉,用過早餐,我們告別了湯本館,前往下一個川端康成急著趕往的地方-「天城山」。他急著去追舞孃,我們則急著趕公車。(請參考《越過天城山遊記》

#溫泉

490 views
You Might Also Like: